首  页 我要咨询 在线论坛 案例选析 信息传递 本站信息 人生百味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3230053238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1206604372
 

都市白领莫名烦闷心理咨询

汕头心理咨询身心同步治疗成功案例(咨询师:海豚湾许立群)

 
 
 
璧玉,女,33岁,一个都市丽人,上进,较感性富创意。经历过两次重大恋爱的打击,对情感迷茫,对生活不满意,经常莫名其妙不开心。白天上班有事忙感觉日子还比较容易过,晚上常常很伤感。有慢性咽喉炎,曾经几次咳嗽很长时间,最长一次四个多月,中西药并用才勉强不咳。
 
璧玉与我不在同一城市,我们商定了网络语音咨询。
第一个疗程目标是帮助璧玉探索认识情感的应对模式与早年的亲子关系问题,加以调整。疗程结束,璧玉说对自我探索有一些认识,希望继续探索,我们的合作继续。在第二个疗程中,我们触碰到她的应对与防御方式造成了长期的咽喉疾患,于是针对这进行治疗。以意象对话为主,意象的过程如下:
 
首先是引导她去探索了解自己的重要关隘咽喉。
 
【第一次】
 
璧玉发现喉咙里有一条,这条虫使她经常感觉喉咙发痒。
 
虫子像蚕一样,白青色的,四岁了。自称从心脏爬过来,目的是来打扰璧玉。因为璧玉总是没有理会它。从而引出了璧玉的另外两个子人格:
 
阿玉,27岁。她说自己压抑死了。她觉得生活中有太多的压抑,好像一切都不知为何而去做,比如工作,感情,都不知怎么要去做。工作还可以理解,是为了生活,情感觉得好像是为了大众,其他人。她希望能自由自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按主流模式去找。
 
阿玉出现后并不理睬虫子,虫子变得没有开始时那样活灵,奄奄一息。虫说:我与阿玉是矛盾的。璧玉认为他们的矛盾必须通过打架来解决,打到累了,看谁还有闲功夫折腾。这时,璧玉咳嗽起来。
 
“我一点斗气都没有。”有另一把声音响起,说话的是阿英,自称50岁,是负责扫地的。
 
璧玉说:“我觉得她说着玩。她没有阿玉那么强势,萎靡,看起来36岁,她自己却说50岁。”问阿英为什么萎靡,她说二十多年前也与阿玉一样不知道做什么,无聊,等到她这年龄就连想什么都不会了。阿玉不相信这说法,说自己以后不会这样。虫子听着她们的对话,偷偷笑了。阿玉问虫为什么总是笑。虫子说:“其实你两个都很幼稚。都说比我大很多,可还不如我,我想拉就拉,哪里要考虑那么多,要玩就玩。还不是这么活?”
 
两个人听了觉得它是小孩子乱讲。璧玉觉得至少看起来虫子比另两个活得自在。她们两个也承认虫活得比她们自在。
 
璧玉突然说现在我在想阿玉与虫斗,不知道谁赢。虫子一下子就跳到阿玉的耳朵上,阿玉她一下子就投降了。虫说自己是以小克大,它说:“别以为大的东西就是对的,有可能小的东西是对的。阿玉总说到踌躇满志但一件事都不会做。阿英总管小事,真正大事不知道怎么做。”
 
两个人对虫另眼相看,因说到她们的要害。
 
两人转而请教虫子。虫对英说:“其实你才36岁,50岁是你自己的感觉。你需要去打扮打扮,不要整天拿着把扫帚,你不是扫地的。”转头又对阿玉说:“你不要说自己多强多了不起,你用扫帚扫两天地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两个人将信将疑,不怎么相信。
 
三个人继续探讨,阿玉说究竟要怎么做才对呢?虫子说不要想那么多,走一步看一步嘛。
 
阿玉说:“那不是总看到自己的脚?”
 
虫说:“你要看自己的脚就是看到脚,你要看地,就看到地。”
 
阿玉与阿英觉得虫子的话有点道理,说出两个人的缺点,但说服力不足。
 
虫也觉得怪怪,自己整天其实也是无所事事的样子。大家问它原来是干什么的?它说自己是负责巡逻的,在整个身体巡逻,看哪里堵塞就去疏通,打结就去解。
 
我问璧玉,现在喉咙它疏通了吗?回答还没有。什么时候才好呢?璧玉说喉咙很顽固,它刚疏通好就又塞了。谁来塞的呢?是阿玉在搞鬼。
 
阿玉说不叫搞鬼,因为没有人注意我在意我,我就要来搞一下让大家知道我的存在。
 
“那现在大家都注意你了,怎么还来搞鬼?”
 
阿玉说:“我无聊也来搞搞。”
 
阿玉原先在教书,初中的,感觉教书无聊,不知道做什么好,又觉得自己除了教书不会做别的。她还没结婚。觉得生活无聊,工作是为了生活,感情就是为了大家的需求。觉得没有意思。她问虫子以后该怎么办,虫子也说不出所以然。
 
问阿英怎么看,能不能帮阿玉。阿英说阿玉你要做一行爱一行。阿玉说根本爱不上。
 
阿英思想比较保守,说:“每个人的生活都这样,你想怎样?”阿玉说不会听阿英的,若听她的,以后跟她一样,36岁说自己50岁。
 
璧玉调停说:“大家去找阿力吧,阿力有办法。”
 
大家都觉得阿力不知道能否找到,那个屋子了没有他,在外面对着原野喊,三个人一起喊,果真将他喊出来。
 
阿力(男,32岁)坐在桥上,虫子看到他很高兴,说要与他去玩。阿玉也很高兴,阿英也是。虫子说它没有问题了,以后与阿力在一起,彼此快乐。那两个也是说与他在一起就很快乐了。璧玉说都与他去流浪,那不要生活呀,谁去赚钱,去哪里找吃的?
 
阿力说不可能带三个一起走,最多带虫子去。
 
他们问阿力你整天去玩,到哪里找钱?
 
阿力说他要求很低,去哪里就打几天工,然后就去玩。那两个说没有办法过这样生活。
 
阿玉问阿力自己怎么总觉得无聊?要怎样才不会?阿力说:“你想法太多,行动太少。”
 
阿英说我整天干不完的事,没完没了。阿力说:“你与阿玉相反。。。。。。”
 
阿力说:“解决的途径是,阿玉你不喜欢目前的工作,就去找你喜欢的,不是一定要教书才能生存。感情你不喜欢也不可能将就。别人怎样要求你,你能做就去做,不能就不要理会。”
 
阿玉觉得对,问阿力自己喜欢什么?阿力说:“你只要找到让你觉得一件事做了不觉得疲劳,一整天总想到它,就是喜欢的。不要总想到就觉得很累,说是为了生存的那种。”
 
阿英的问题是整天埋头苦干,都是小事,不用脑。总做重复,搞得整天蓬头垢脸。阿力建议她每晚想清楚明天要做什么,列出来,每晚校对检查看当天有没有做好,还是总是做些其他的事情。
 
阿英说自己也想过这么做,今天这么想,明天又那样做。阿英看起来较顽固。
 
阿力说:“你要写出来。在头脑里想的与写出来的会有差别,比较好校对检查。”阿英说写出来也是一样的。
 
阿力说:“你干脆一天做一件事。你不要总想你每天能做很多事。一件做完再做别的。”阿英说:“这也是办法,至少一天完成一件事。”
 
阿力说虫子:“你总是有嘴而已。还要慢慢培养,道理懂很多,从来没有实践过,没有任何的亲身体验,说大道理是没有用的。”
 
虫子笑笑。阿力说:“这虫总是出来捣蛋,正事不做。你的岗位是在心里的,是给心力量的,而不是整天到处跑,还美其名巡逻。”然后,阿力让大家各就其位。
 
从意象里出来,璧玉觉得喉咙舒服了很多。
 
【第二次】
 
喉咙里有一把人字形的镊子,尖嘴的,不会很旧,也不新。它从心那里来的,已经2年了,璧玉说自己有时不敢说话,但镊子撑她的喉咙让她将话说出去,不知道它在那里是好事还是坏事,但希望它回去它该呆的地方。
 
镊子不愿意。说心那里太闷了,它要在喉咙这里散气。
 
心哪里为什么闷?关得太紧,不透气。
 
有什么办法能不关紧而透气呢?镊子不回答,说反正不喜欢回去。逼急了,说心那里要改善环境,要变成草地,种上鲜花它才回。
 
璧玉与它商量,说可以,但需要它帮忙。它说它最多帮忙剪草。两个人在想办法计划怎么改变,虫子来了,说要改变不容易呢,或许阿力能想出好办法。
 
他们一起去树下找阿力,找不着,发现阿力还是坐在桥上。
 
阿力说他也没有办法,这种事要找阿马。
 
大家找到老马与小马,都说不行,要去找他们的主人。“我觉得那个主人可能不行。”璧玉突然说,她对那个阿牛没有信心,她一向不看好他。
 
可是,阿牛却说这事他能做。
 
“看他那样怎么能?!”璧玉怀疑,“我看到他不怎么开口,看起来是踏实的人,不是聪明人。”
 
大家一起来到心那里,心在睡觉,女的,3岁,脸圆圆,笑眯眯,眼睛很小,胖肥胖肥的。无忧无虑,每天只要睡觉。她爱好打乒乓球,与镊子和虫子一起玩。
 
大家来了,心醒了。她住的是茅草屋,也不是镊子说的不透风,只是潮湿,昏暗。那屋子像一个亭子,又不像,一面开着。可能在山谷中,太阳照不到,所以暗。
 
里面有一顶斗笠,很大。一把叉,一个炭炉,一张床,铺草,有竹席子。与以前第一次看房子差不多。因为那次是两面的,这次有房子的形象,但只有三面,一面是空的,风一吹,草总是飞,看样子很容易倒塌。
 
那个蒙古包里的人,阿牛,说这房子需要拆了,把旁边的石头搞开,运载泥土来填平,建别墅,外面搞个草地,种玫瑰/月季/百合/牵牛花,围篱笆。一个月就能做成。所有人都要来帮忙。男人建房子,女人将地铺平,种草与花。马运东西,虫子采花,镊子剪平篱笆。这间别墅不用砖,用那种在灾区建房的板就可以。
 
大家觉得用砖建比较好,那样不美观。这里不是灾区,要建就建好的。
 
阿牛说:也行,要多几个人来帮忙。
 
出场的人物有:
 
阿山, 23岁,1。78米,瘦瘦,头长长,头顶有头发,旁边没有。穿着抓鱼的衣服,青蛙裤子,像是打渔的。他说他不是抓鱼的,是潜水的,打海底世界的。他不抓鱼,欣赏他们。他形象很另类。璧玉喜欢他的职业,也喜欢他的另类。觉得他很有个性。璧玉说:“我还是比较喜欢这种性格,比阿牛好。但他的长相让人不喜欢,气质也不大好。我不讨厌他,我有点喜欢。”阿山愿意来帮忙一个月。
 
阿强,34岁,穿西装,像黑,像灰,有可能是深灰。一本正经的样子,公务员,是侦探。不过看起来那样子有点古板。他愿意来帮忙。璧玉也喜欢他的职业,但是与阿山对比,更喜欢阿山的类型。“他比阿山长得好,但阿山给人感觉比较舒服,真实,没有掩饰。”璧玉说。
 
阿牛,29岁,穿蒙古衣服的形象,蓝色红色白色,很多件衣服穿在一起,围一圈东西在头上,有胡子,好像刮了。“阿牛给人的感觉没什么,看过就不记得了,非常平淡。但是从他说建房子,我感觉他是一个看起来没什么,但是能力很强的人。看不出来,他心境平静,做事很行。”璧玉说,“他分配他们三个去干活。不怎么说话,比较居家的状态,很有组织能力,好像很喜欢我这种类型的人。”
 
前面这三个人去砌砖,一人砌一面。两只马去运红色与白色砖与水泥来。
 
阿力,32岁,穿军黄色马甲,有很多口袋,里面是一件灰色的T恤,下着浅蓝色牛仔裤,一双短靴,咖啡色的。背一个背包,很大,黑色的。背包也有很多个袋子,他说里面还装帐篷的,总是到处去,还有三脚架与摄像机。他戴帽子,皮的,深灰色,间白色。长相比较好,脸五官突出,没有那么多肉,1。78米高,胡子很多。皮肤晒得黑红黑红,较黑。“在几个男的里面,我比较喜欢他的形象。”璧玉说,“不怎么开口,很喜欢读书,旅游,也是见过很多世面的。比较难了解他,很有内涵,有沧桑感。我最喜欢的一个。”
 
墙砌好了,整座房子像别墅,有两层楼。楼上有厨房,客厅,卧室,书房。楼下是车库与储物间。
女人们在种花,草铺好,篱笆也围好了。
 
镊子是男性,嘴尖尖的,人字型,铁的,八成新。
 
虫子也是男性,黄白色,像一个小拇指那么大,没有什么事情做,在晒太阳。
 
两个女的长的比较普通。
阿英,158高,36岁,长头发,扎一把辫子。穿紫色马甲,黑色毛衣,一条咖啡色的裤子,这个打扮看起来确实与50差不多。她比较能干,非常勤劳,干活很快,很有条理。别墅周围那些花九成是她种的。她有点自卑,对自己不怎么认可。如果她注意自己的外表,自信一点,还是不错的人。
 
阿玉,170高,偏瘦,穿条白色的连衣裙。“她那么高为什么要剪短发?学生头。脖子偏长,不能剪那么短,染了黄色,戴眼镜,浅紫色的眼镜。眼睛长得不错,脸偏瘦,而且也不懂打扮,穿这裙子不对。我觉得她穿运动服会更好,不会太瘦。头发要留长,烫卷较好,因脖子太长。她性格比较直,人比较爱幻想,不怎么做实际事,理论很多。比较爱发表意见。自命不凡,看起来不怎的。”璧玉说,“两个女的形象我都不怎么喜欢,相对来说,4个男的我印象还好些。主要是她们不会打扮,看起来没什么内涵。”
 
房子建好了。外墙白红色砖相间,屋顶是白色的,有一些棱角是土黄色的,窗是铝合金的,推开的那种。门是玻璃的,里面能看到外面,外面看不到里面。房子后面有一个很大的阳台,可以看到海。前面是女人们搞的篱笆与牵牛花,紫色的,浅粉色的都有,右边是草地,左边是花圃,种玫瑰,粉红/紫色/蓝色都有,百合是黄的,月季是白的。
 
两只马很高兴,说不去河那里了,要在这里住,要求在草地那里建一间马棚。阿牛说搭成草与木的,才好看。事实上是装饰,夜里要到车库找地方睡,白天躲太阳就可以。马说不要住车库与草棚,要住二楼,与我一起住,也可以。里面那么多房就一间给他们。一共四间房呢。
 
我们在右手边的草地石桌上面泡茶喝,阿力的茶,他带了茶具来。茶很好喝,普洱,我喝了感觉像苦丁茶,颜色呢,像水仙茶。
 
大家对房子都很满意,认为阿牛安排得很好。分工协作才能这么快搞出来。阿牛笑笑的,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第三次】
 
喉咙里有一只青蛙,黑青色,带点土色。眼睛很大,嘴很大,一跳一跳的。眼睛总是闪着。它看到我很高兴。它叫小强,24岁,男的,还没有成家,在找女友,找了一年了。他找了很多地方,在这里找了一个月,说女友不要他。其实也不能说她不要他,是他感觉女友不要他,实际是他说分手的。他们交往5年了,两年前分手。时隔一年找她,是因感觉好像离不开她。
 
女友,小瑾,19岁。1.54米,不高,白白的,眼睛咪咪的,看起来很有趣,喜欢扎两个辫子,穿粉红色与白色的裙子。
 
他们是邻居,女友还在读大学,是机电专业的。青蛙原先在河南过来,找不到女友,他准备在广东打工。
 
我问是否知道他女友读哪个大学。他说高中毕业后就没有联系,只知道在广东。
 
我觉得他应该放弃,2年人家没有想他,改变太大了。我建议他先打工。他说想到她没有办法工作。我问他学历,说初中毕业而已。
 
我说你们的差距越来越大,你没有追求的话,即使有天遇到,她也不会看上你的。
 
他说他想追求,但好像成一种习惯了,习惯去寻找这种感情。
 
我建议他先改变自己的生活,找份工作,然后去读书。改变自己比改变别人容易,再说,有工作也就不会总是整天想她。
 
他说我说的有理,但他没有办法改变。我觉得我也没法帮他,因他自己不想改变。
 
谁能帮他?
 
我问他找到小瑾是否能帮你改变?他也不认为能有帮助。他的问题不是放不下小瑾,是放不下自己的执着。
 
他觉得我这么说有道理。我问他执着于什么?他说执着于一种习惯。
 
你这么年轻,为什么这么快让习惯指导生活,你有很多机会去重新形成习惯,也有很多机会改变。能帮助你的人是你自己。你如果这种状态,那是你自己想这么过的。你想改变的话,完全能改变习惯,形成新的习惯。
 
他听进去了,说很有道理,他要回河南去,他河南有一家店,是卖百货的,他回去经营他的店,然后重新找一份感情。
 
他走了,很高兴的样子。
 
“那条白色的虫,它怎么要死的样子?”璧玉突然急起来。
 
哦,它说要变成蝴蝶了。不过它很痛苦。
 
我问它要当虫子还是蝴蝶?它说当然要当蝴蝶,做虫的目标就是当蝴蝶。
 
我问这么痛苦也要?它说没有痛苦怎么有重生。
 
它越来越小了,外面的壳变皱巴了,变成一颗蚕茧,哦,破了,变成一只蝴蝶,黄色的,很小,与它是虫子时的颜色是一样的,白黄色。我觉得它非常快乐,有自由的感觉,很开心。真是一种新生的感觉。她是女的。
 
我也感觉心境非常好,有甜甜的味道,然后觉得非常清澈,喉咙清凉,像吃薄荷糖。很好的感觉。
 
蝴蝶飞到一朵七彩的花上面,这花长得与百合一样。花心有很多花粉,蝴蝶停在花心。我觉得经历这种痛苦蜕变的过程是值得的,因为蝴蝶非常非常开心,也非常自由。
 
这朵花是小瑾化的。她为什么化成花而不去读书呢?她说本来就是一朵花,只是做回自己而已。
 
我问她之前怎么是人?她说听说做人很好,去经历是怎么回事,然后觉得做人很辛苦,一个阶段一个阶段,总是追求一个结果又一个结果。
 
问她是否记得小强。她说其实小强是以前总在她花下跳来跳去的青蛙,他习惯了围着她跳。她做人了,小强也去做人。她说有一天小强会回来做青蛙,只是小强比她慢觉悟。
 
我问她做人不好吗?我觉得做人比做花好哦。我说做花一年只有一次巡回。
 
她说做花比做人自然多了,做花顺其自然,按照四季的变化去变化,做人就不是,其实做人应该像做花一样,按生命的循环。但做人总是设置一个个追求,得到又不觉得快乐,然后又设一个追求,太累了。
 
我还没有办法领悟她的境界。我觉得还没能像她那样顺应自然的变化,生命的循环。我觉得人很难做到。不过有时要学习看花,欣赏这种境界。我觉得与她告别了。因为她不是我想寻找的答案。因我做不到她那样,只能欣赏。
 
蝴蝶还停在花上,一直听我们说话。她没有插嘴,从她的行动上我觉得她赞同花的论调,因为她与花很要好。
 
我要去找阿山,那个有点标新立异的人。我去海边找他。
 
海那里有一个织网的女人,旁边有一个男的,他们在抓鱼。女人戴大斗笠,花布衣,扎两条辫子。男人穿的很旧,他们看起来很穷,但很幸福。
 
有一个5岁的孩子在玩沙,搭建金字塔。他的头发只有中间一撮。
 
海很平静,太阳沉下水了,天是黄色的,很美,他们一家三口很幸福。
 
阿山在潜水,还没有上来,已经一个月了,他要打一种紫色的珊瑚,可总是找不到。他找了将近一个月没有找到,差不多要上来了。
 
紫色珊瑚是一种有灵性的东西,你只要对着它许愿,那个愿望就能实现,这是一个传说吧,但阿山决意要找到它。
 
阿山在水里上来了。说找不到,水受污染了,看不清楚,很多珊瑚死了,不能生长了。有可能紫色珊瑚只是一个传说。不过渔夫说真实有过的,他听乡里的老人说过。
 
阿山看起来不是那么另类了,像专业人士,很执着,对于自己的理想。如果是我,用一个月时间,我做不到。我问他还继续吗,他说他想继续找,但是他有点信心不足,毕竟找了一个月啥也没有。他再找一周,没有就放弃。
 
他住渔夫家,在他们家吃饭,我与他们一起回家。
 
海边的家,非常简单,木订制的,很严密,不会让风吹进去,一共有三间房子。屋顶也是木的,是对斜角的那种。
 
进门算是一个客厅,他们没有厨房,在外面用炭炉。客厅有4只板凳,桌子是长方形的,也是木的,床也是,在厅最里面,有一个镜子放在右手边的地方,房门边,长方形塑料的,吊着的。左右各有一个门。
 
左边的房间,应该是孩子住的,也是很简单,一张床,一套孩子学习的椅子与桌子,布的衣柜子。没有玩具。
 
右手边是床,有一个梳妆台,木订制的,很简单,木的衣橱。看起来非常简单,但感觉简洁/干净/温馨。
 
女人去外面的炭炉做饭了。
 
我觉得这个家没什么特别的,如果有,就是那镜子了 ,是唯一一件用塑料的,其他是用木头自己做的。
 
看一下那个镜子。感觉像万花筒,总是变化,看不清楚。定格了一下,看到一个老人,八十多岁,看起来很慈祥,头发全白了,嘴没有牙齿,打个发髻。精神很好,一点也没老相。她笑笑的,穿老人的交叉衣,灰色的。
 
我问她是谁,她说我说是谁就是谁。
 
“难道是我?”我问她。
 
她说:“我认为她是就是。”我说听了傻傻的,满头雾水。
 
我问她:“莫非你会变魔术?”
 
她说:“不是变魔术,这镜子叫心镜。”
 
“难道我的心是八十多岁?”
 
“82与28只是你转念想的而已。”我听了傻傻的。
 
我叫阿山去看镜子。阿山说看到一个美女,仙女,穿白衣服,头发长得很,都挨到脚了,会飞,18岁。
 
我说阿山你可能总想仙女,他说是啊。
 
我想我要一个帅哥,怎么看到是一个老人?再看一次。我觉得真的想什么就是什么,我想到阿力,就在镜子里看到阿力。阿力比别的时候好,亲切,对我笑,对我很热情,不会像之前那样不理我。穿着打扮与平时一样,神情不同。他同意跟我一起去玩。
 
我叫孩子去看,他说看到一个苹果。一个红红的,大大的,比普通的大很多倍的。他说他就是要一个可以吃很多天的苹果。苹果会说话,说它不好吃,是玩具,是机器人。问它有什么作用?他说会唱歌跳舞。
 
我叫渔夫来看,他也看到仙女。比阿山那个丰满一点,更漂亮。
 
我说要告诉他老婆。我让女人去看,她看到很多钱。一百的那种,很多叠。她开心地笑了,有这么多钱她要建别墅,不搭木屋了。
 
我知道啦,那个心镜看出人的欲望!我明白了自己要什么了!
 
感觉整个喉咙很通畅很通畅。
 
 
璧玉总结说,第一次咨询后,感觉人有点烦躁,但晚上不会像以前那么伤感,喉咙也不咳了,感觉比较舒适。第二次咨询后,总体比较好,没前周的烦躁,自己的时间与工作等事务安排得较好。这几周确实对一些问题看得比较开了,心态比较好了,也不觉得伤感了。最近这周还帮助了身边一些人,很有自我价值感。喉咙很通畅清润了,一个月来感觉很舒适。
 
后来回访,璧玉说喉咙一直没有任何不适,人也不会动不动就伤感与不开心。
 
在对璧玉做咨询的过程中,她一些随口而出的哲理性语言常常令我惊叹。璧玉的子人格中有一个很具智慧的人格,充满堪透人生与社会的哲思。
 
这样的咨询过程,咨访相长,于我,也受益良多!
 
 

——————————————————————————————————————————————————————————————

汕头心理咨询 汕头心理医生 汕头焦虑症治疗 恐惧症治疗 抑郁症治疗 疑病症治疗 长期失眠治疗 自杀危机干预 电话:0754-88305345

【 上一页:工作适应不良心理咨询 】 【 下一页:抑郁症心理治疗 】 【返回

关闭窗口 〗 〖 打印页面

海豚湾心理咨询中心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海豚湾”位置 汕头市长平路恒信花园二期3栋701(面对“卜蜂莲花”,在其停车场左侧)

有多条公交线路经过,到达站点:12,14,19,25,28,49,103路到“新城市广场”站; 15,20,21,31,39,40路到“丰泽庄南”站(长平路)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粤ICP备17005292号-1 粤公网安备 44050702000947号 版权所有归汕头市立群心理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