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我要咨询 在线论坛 案例选析 信息传递 本站信息 人生百味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3230053238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1206604372
 

抑郁症心理治疗

 

汕头心理咨询抑郁症成功案例(咨询师:海豚湾许立群)

 
僵尸庙奇遇——抑郁症治疗中一次质变的咨询过程
 
"梦是来自心灵深处的密码电报",内含指导人生发展的重要信息,往往揭示我们的生活现状与人格体系的关系,帮助修复自我心灵,是人生的一笔珍贵财富。但梦是以碎片整合的方式呈现的,使用特殊的象征表达,如果能掌握这种表达方式,它就能为我们所用,帮助我们调节情绪,调整身心,完善性格,获得更高的生活质量。所以,在咨询过程中,笔者常利用这个资源,促进来访者的心理健康。以下是一个案例片段:
 
来访者筱可的梦:
梦见去了一个地方,像是僵尸庙,那里摆着很多口棕红色的棺材,我也拿着三支香跟着别人跪拜。之后画面一转,我又去第二次,这次我更诚心了,拿着三支香跪拜,还买了一支木制的棕红色的小斧头。临走时,问庙祝要支付多少钱,庙祝说8元。之后她皱眉头一下,说我刚刚为什么要拿起它,说这些东西邪,说它能避一些东西但会伤身体,让我回去叫妈妈烧点大金化解一下,我看她讲得那么认真,就跟她说:你等等呀,我拿笔记一下,免得忘了。然后我从背包里拿笔,梦也就结束了。
 
筱可,女,26岁,大专毕业,参加外贸工作两年半。
筱可通过网络联系到我,第一句就是“您好!请看看以下心理记录内容,请问这种心理问题有救吗?”,然后,大段大段的文字出现在Q对话框上,一共三四千字。
筱可自诉今年7月初工作出现焦虑,有很多恐怖想象,造成失眠,“以致最后心态很逃避而辞职,现在有一系列心理问题。。。在家待,不说话,不见人,不想动。。。没信心到极点,不对,不是极点,是负得厉害。。。笨到极点。观察力极低,记忆力很差,反应能力呆。自己没感情(亲情,友情)的感觉,不懂得爱人。没未来可言,没孝心。”接着,长篇累牍都是自问自答的自我检讨与责备,其中,“觉得自已不是人!”“养我还不如养条狗!”等触目惊心。
 
从资料初步判断,她有强迫性思维与抑郁症状。资料我还没有看完,她就迫不及待地问我是否有处方权,她去看过某大学的心理医生,医生说除了药物,恐怕没有什么能救她了。并一再问“您看我还有救吗?”我当机立断,与她商定面诊时间。
 
面诊当日,她母亲与弟弟陪她来。
筱可看起来文静柔美纤弱,脸色苍白,表情麻木,眉宇不开,行动有点迟钝。她刚进来,我的眼睛就定格在她的双肩上,很宽很平很硬,与她整个体态非常不匀称。
筱可坐下就开始噙着眼泪自责,语速不快,但是,有一种扯住你非听下去不可的力量。“对未来迷茫,没自信,没希望,没追求,没动力。。。近几个月拒绝思考,头脑呆滞。。。”
这样的释放是必然的,也是应该的,但是,要有一定的度,我引导她先做一点简单的自我介绍,接着,给她做了焦虑与抑郁的测试,数据都正常。因他们是从另一城市来的,她又急于治疗开药,我决定以意象给她做诊治。
 
引导放松,发现她总是放松不了,特别是双肩,不时耸起。转换了一些情境切入,她都很难进入。只能拿出我的看家本事——性灵治疗法,通过近两个钟的耐心陪伴,发现几个问题:
1/思维绝对化(自己很糟糕);
2/身世特别(出生当天被父母抛弃,现在的父母捡养了她);
3/低自我评价(自己什么都不好),不接纳自我。
4/重度抑郁。
还有一个问题,她叙述自己前面的咨询状态,她去找某大学老师做咨询,流泪自责了一个多钟,那位老师握住她的手问:“你有没有想要改?”她泪眼婆娑小声地回:“。。。不。。。”老师抽出自己的手。那一刻,筱可觉得自己连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都没有抓住。。。。。。当她向我叙述这个细节时,无助与绝望明显地呈现出来。怪不得,怪不得她第一句话就问“这种心理问题有救吗?”!
 
根据她的情况,我们商讨了咨询的方案与内容,确定了疗程治疗计划。
第一疗程的目标是破冰,减轻自罪感,逐渐自我接纳,迈出与外界接触的步伐。具体包括:
给予心理支持,引导释放积压的负面情绪,增加她的安全感;逐步减轻不良的行为方式(窝在床上,不接电话,不与人接触等);引导她自我了解自我认识,重拾感觉,释放情感,减轻自罪感;转化思维模式,用正面的观念代替负面的观念。
接着,布置了第一次咨询后的作业:
1/记录每天主要情绪变化。
2/记录每天的梦境。
3/每天重复一句话(按她的情况量身设置的)20次以上。
 
筱可很配合,咨询当天开始认真做作业,第二次咨询时就带来了每天的日记与梦记录。日记显示,三个多月不允许自己开心,失去一切积极情绪体验的她,在咨询后第三天晚上看电视时感觉到了开心,也允许自己开心了一会。
两次咨询之后,筱可的日记中写着:
<咨询前与咨询后的情绪区别>
咨询前情绪:一睡醒就开始胡思乱想,心慌,压抑,用言语伤害妈妈,到了晚上就平静,觉得应该是经过一天的头脑活动,晚上累了就平静了。
咨询后情绪:睡醒就做作业,早上大多是平静,下午就开始心慌,压抑,乱想---(对自己做)思想更正---乱想,晚上有点心慌,9点半做作业然后睡觉。
 
做咨询以来,筱可的梦很多,她都详细地记录了,每次咨询时带来,从她的梦记录里,我看到她的自我修复欲望与能力都比较强,每天都有一些积极的信息呈现。看到筱可的这个僵尸庙的梦,我突然感觉自己心跳加快,对,这个梦有重要而且饱含能量的信息!处理好这个梦,筱可的问题即刻就有转机。我马上从梦入手引导筱可去僵尸庙探险。 
僵尸庙里 棺材的摆设
 
 
 
筱可首先打开的是1号棺材,里面有一具尸体,男的,大概四十多岁。穿灰色中山装。看起来是正常人的样子,睡着里面。
筱可开始与他沟通,变化很缓慢。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在咨询师的陪伴下,筱可很耐心地与他沟通,13分钟后,“他的反应给我的感觉是不要去打扰他。”筱可说,“他转向与我相反的方向,背对着我,不理会我了。”
这时,僵尸庙里有了动静。两侧的2号与3号棺木的盖子自动打开,然后喷了五彩的烟火出来,很漂亮。接着,有两个卡通型的男僵尸,穿着清朝官服,戴着帽子,跳出了棺材,在山洞中蹦蹦跳跳,很轻快的样子。筱可请两个年轻僵尸过去帮忙看能不能与那个四十多岁的僵尸对话,但他睡得很沉,根本不理会周围的事情。筱可问两个年轻僵尸是否知道他的事情,都摇头表示不知道。他们一个叫,一个叫,是筱可名字拆分的,筱可说他们似乎心情特别好,蹦蹦跳跳的。
    筱25岁,可26岁,刚从棺材里出来是男性形象,慢慢变得女性化了。她们说自己在山洞里3年了,那个中年僵尸是3个多月前突然出现在这里的,连同棺材一起出现。
筱可/筱/可三个人商量如何让他有反应,一致认为去晒晒太阳就会好。
她们所在的是一个山洞,太阳没法照射进来,但里面是亮的,气候温度等感觉还可以。筱与可认为自己是僵尸,不能见阳光。通过适当的诱导鼓励,她们伸手出去试,手上马上冒烟,原来苍白/浮肿的皮肤慢慢变成正常人的样子。她们就大胆地出去,在阳光下,她们非常平静,慢慢变成两个现在筱可的样子。她们穿休闲装,一个是绿色的,一个是黄色的,长发束起来。
然后,她们一起把四十多岁的那个僵尸搬出山洞。在太阳下,他站了起来,变成筱可的爸爸在世时的样子。这时,筱与可变小了,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二。
筱可见到爸爸就哭。爸爸叫她要奋斗,要照顾好妈。筱可问他这些年过得好么?说可以。问他有没有经常回来看,他说有。筱可说要给他写信,跟他道歉。他说好。
咨询师发现问题,马上问筱可:要道歉什么?
筱可说自己没有把这个家撑起来。
为什么要写信呢,现在当面说不更好?
筱可说觉得不敢面对爸爸。
在咨询师的鼓励下,筱可终于面对爸爸,把想说的说出来了。
筱可/筱/可三个跪在爸爸跟前。爸爸交代一些事,摸摸筱可的头,然后就消失了。
筱可回到山洞中处理4/5号两个棺木,筱与可又变小了,像卡通人物,外型变小,年龄也变小,大概15/16岁。
4/5号棺材是叠放的,筱可推开4号,打开了5。里面是棕色的虫子,卡通型的,很多,占据了棺材的三分之二。虫子已经在里面呆了两年。将棺材拉到太阳底下晒,虫子变成了菜虫,数量也变少了,越来越少。虫子变成青绿色的。这时,筱可要去拿杀虫剂,她认为那些虫子是没有用的。
咨询师发现筱可的一种行为模式,马上进行调整:
没用的就要杀死吗?——是的。            
为什么?——因为杀死它们是合理的行为。
如何解释这个合理?——棺材里怎么可以有菜虫?!
不可以有菜虫,应该有什么?筱可笑了。
万物都有生存的权利,对不对?——对。
你怕它们吗?——不怕。
你不怕他们,为什么要用杀的方法呢,你感受一下,内心有什么感觉?——其实有点怕,现在不会了。
哦,那现在怎么办?——我想想看。我扔了一叶菜叶进去,它们吃了,变成一条卡通型的,有拳头那么大的虫子。我继续扔菜叶,它在笑,大笑。问它叫什么名字?它说它很忙,要快点长大,要化蝶。它不知道自己多大,好像是3个多月,又好像是两年。
它变成了茧,比虫子小,白色的,在阳光下亮亮的,透明的,我能看到里面的虫子,是肉色的。它挂在树上。很快,变成蝴蝶飞起来了,很大一只,哦,有两个画面叠现,一个是一只菜蝴蝶,白黄色的,小的,一个是大的,黑底五彩斑斓的花纹,像孔雀尾的那种图案,很漂亮很大,但负担很重。我感觉小的舒服/轻松/自在,大的有负担,我选择小的。它飞在阳光下。
这时,筱与可又变小了,是三分之二的二分之一的二分之一,11/12岁,很快乐的样子。
    山洞里4号棺木是钉紧的,打不开。筱可找工具,发现有很多小斧头,用小斧头翘棺木,小斧头一下子就坏了。找来了起子,打开,是一大片湿气,很重的湿气。气渐渐上升,布满了整个山洞,慢慢排往洞外。山洞变得很荫凉,有一点点寒冷的感觉。湿气排出去了,山洞恢复原来的样子。这个过程筱与可没做什么事情,整个过程只是筱可在忙碌。
这时,筱可说:“我完成了任务。”一幅要马上离开的样子。这里又呈现了筱可的一种行为习惯,咨询师适时引导。
完成后山洞各方面有什么变化?
东西乱乱,没有庙宇的感觉。没让人感觉到有所求,能得到帮助的感觉了。咨询师引导筱可做善后处理。
我整理了一下,筱与可又变小了,从原来的二分之一再变二分之一,5/6岁,身体只有我们正常的脚大趾头的两倍大了,两人居然在那里玩草与沙土。
我将棺木摆好,然后将桌椅放一个角落。地上,不是水泥的了,是土的,很结实。
山洞里好像有什么是隐形的,看不到。感觉有东西,有隐藏着的问题。原先的感觉是,之前有一个庙祝,给人解签的。现在不在了。哦,她慢慢出来了,一个中年发福的女性。她说来这里20年了。她在这里越住越胖,因为没有运动。觉得洞舒适,四季如春。她在洞中不知道做什么运动好,而且只是一个人。她说她要陶冶性情,种东西,种有收成的东西才好。盆景太复杂/太难,种绿豆最容易。随便找一个盆就可以种。种绿豆要经常拿去晒太阳,就有运动了。她种了一株,收成时有一茶杯,有人问她这样种到一斤要到何时,她说慢慢来,没关系的。她心态好,有主见。筱与可在一边玩沙,不顾其他事情。
“我任务完成了。”筱可又一次说,然后,与她们告别,走出山洞,在阳光下,心情有一点舒适。这时筱可说“觉得永远不要来这里了。”
“为什么?”
山洞除了人没有其他娱乐。
“这点能成为你永远不来的理由吗?你不用马上回答我,先知道有这个问题就好了。”时间关系,咨询师只能留下一个问题,激发筱可去慢慢思考。
 
咨询结束时,筱可的双肩明显放松了,木板脸变得柔和了,恢复了一些女孩的生机,眼神也温和了一些。筱可说:“今天很有成就感,帮助人做很多事,很快乐。为什么没有感觉是帮助人,而是完成我应该完成的事情?哦,这件事拖很久了,现在做完了,很好!”说罢,脸上居然出现了笑容。与我告别后,我看到她是蹦跳着离开的。我知道,这次咨询处理了她内心僵化已久的情结,消除了一些积压经年的负面情绪,减轻了由于没有承担起家庭责任的负罪感,卸下了背负的重担。所以,她变得轻松愉快了。这次咨询,在对筱可的整个咨询过程中,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次。
 
第一个疗程还没有结束,筱可已经与一些同学恢复了联系,并着手策划工作的事情。
第一个疗程结束时,她的感知觉与情绪已基本恢复正常。能较好地接纳自己,由自罪转变成有一些自信了。
第二个疗程开始不久,她觉得自己有能力与信心开始工作,要到外地去做市场调查后再回来继续咨询。看她恢复得比较好,我赞成她外出。本来计划去一周的,因为心情特别好,她在外呆了半个月,走了好几个城市。回来后我们继续咨询。
第二个疗程结束后,筱可整个意气风发,开始她的新生活——大干属于自己的事业。我觉得治疗已告一段落,筱可认为治疗效果很好,她要继续进行巩固与自我成长方面的咨询。
于是,我们的合作继续进行。 

 

 

——————————————————————————————————————————————————————————————

汕头心理咨询 汕头心理医生 汕头焦虑症治疗 恐惧症治疗 抑郁症治疗 疑病症治疗 长期失眠治疗 自杀危机干预 电话:0754-88305345

【 上一页:都市白领莫名烦闷心理咨询 】 【 下一页:爱捣蛋孩子心理咨询 】 【返回

关闭窗口 〗 〖 打印页面

海豚湾心理咨询中心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海豚湾”位置 汕头市长平路恒信花园二期3栋701(面对“卜蜂莲花”,在其停车场左侧)

有多条公交线路经过,到达站点:12,14,19,25,28,49,103路到“新城市广场”站; 15,20,21,31,39,40路到“丰泽庄南”站(长平路)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粤ICP备17005292号-1 粤公网安备 44050702000947号 版权所有归汕头市立群心理研究院